社会万象
首页 > 社会万象
改造“刺儿头” 警花监区长调教有高招儿(图)
2017-12-03 14:36:19 北京晚报
分享到:

  北京市女监第九监区有些特殊:一边教育“新生” 一边改造“刺儿头”

  警花监区长调教有高招儿

  在北京市女子监狱,第九监区有些特殊:一方面,所有新来的服刑人员要在这里完成为期两个月的入监教育,另一方面,违反监规受处罚的服刑人员也要在这里被严管教育。

  如何在监狱改造“流水线”的第一道关口,把犯罪类型各异、刑期长短不一、心态极不稳定的“新生”,理顺为“初级合格品”输送到各个监区继续服刑;如何让一身毛病、对抗改造、在狱中还敢制造麻烦的“老大难”们,正确认识自己的问题?有着17年教育改造经验的“80后”监区长陈熹微自有办法。

  半小时情景剧浓缩十年服刑路

  作为司法部最美法律服务人监狱警察类候选人,陈熹微已经是北京监狱系统的“红人”了。一头利落的短发,面庞清秀,寒暄两句,那副女汉子的冲劲儿让记者眼前一亮。个头不算高,嗓门还挺大,连珠炮一般的京片子透着一股亲切热乎劲儿。

  记者来访时,陈熹微的监区里传出一阵欢声笑语。陈熹微说,监区里有一批服刑人员马上就要完成入监教育下队了,她让每个班自定主题,进行“汇报表演”。“今天是最后一场,一班正演自己编创的情景剧呢。”

  跟着陈熹微走进监区,几十名服刑人员围坐一圈,“舞台中央”正在上演的是一名即将出狱的女犯服刑十年的改造心路。从初入监时的迷茫,获得奖励时的喜悦,因法律调整不能减刑时的消沉,到最后调整好心态等待团聚的平静,虽然只有短短半个小时,虽然道具布景简单粗糙,却浓缩了入狱服刑所要经历的喜怒哀乐。

  “观众们”跟着剧情的变化心情起伏,时而哄堂大笑,时而低头沉思,时而泪眼婆娑。陈熹微告诉记者,这个情景剧其实就是“主演”自己真实的服刑经历,通过这种展示可以让“新生”对今后的服刑生活有直观的认识和预期,明白任何政策的变化都不会阻断她们回家的路。

  陈熹微说:“民警有职业特点,我们一味说教服刑人员有时会有反感情绪,让她们自己站出来现身说法,教育效果更好,而且我们也能从中知道服刑人员的想法。”

  演出结束后,陈熹微上去点评:“我们这里有新生,有从其他监区转来的,大家融合在一起不容易,感谢你们对法律的信任,对制度的尊重,对他人的包容。我希望你们明白,集体环境下要讲共鸣和共情,你开心我也开心,你生气我也不高兴,一定要去努力屏蔽那些不好的情绪。女人要活出自己的尊严、风采,给自己活,为家人活……”

  十几分钟,陈熹微的点评一个磕巴没打,很有感染力。可记者一凑过去听,她突然没词儿了,佯装尴尬地说:“我……说完了……真说完了。”一个玩笑,笑声四起。年轻的监区长不端架子,继续展露着自己幽默的一面,跟服刑人员打趣说:“我现在最愁的是,你们马上下队了,我这梯队建设怎么完成啊。”台下又是一片笑声。

  一名马上就要结束入监教育下队的服刑人员告诉记者,她刚来时很恐惧,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,监区长第一天就对她们说:“你们虽然是服刑人员,但首先是人,是来改正错误的。”这一句话给了她很大的鼓励。而且监区长教育的方式很灵活,更多地是让她们在活动中有所体会,懂得相处,大家变化真的很大。

  监区长“客串”临时监护人

  陈熹微告诉记者:“刚入监的服刑人员对陌生环境恐慌、对生活变化不适,怕被人看不起,也怕受欺负。我们需要去理解她们的心理,靠尊重去接近她们。而且,她们之所以入狱,身上都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,如果把监狱改造比作生产线,我们就是第一道关口,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对她们进行重塑。”

  “在服刑人员看来,我们就是监狱的名片,我的团队好,她就会带着这样的认识去下队;如果我们有问题,等于给监狱警察贴上了标签,今后其他民警的工作也不好干。”陈熹微说。

  四十多岁的李某进了监狱后小错不断。有一次,李某跟管教民警叫嚣,陈熹微作为监区长当即制止并斥责李某。“你都四十多岁了,也是3岁孩子的妈了,你怎么就不为孩子想想呢?”

  李某看着陈熹微,有些不耐烦:“陈警官,你要批评就批评我,为什么扯上孩子呀?”

  “因为你是当妈的,为了孩子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。”陈熹微一句话,李某没有再反驳,虽然有所收敛,但还是一天到晚混日子。

  一个会见日的上午,陈熹微听见会见室有一个小孩哭喊着:“我要见妈妈、我要见妈妈……”她走过去一看,原来是李某的女儿在哭。

  陈熹微一问情况,李某的母亲懊恼地说:“今天出门急了,没带身份证,只带了孩子的出生证,会见不了。麻烦您和她(李某)说一声我们挺好的,让她踏实改造,下个月我们再来。”

  听到这番话,小姑娘哭声更大了:“我要见妈妈、我要见妈妈!”作为一个母亲,陈熹微知道一个月一次的会见对孩子和李某来讲是多么重要,她让李某的母亲先等一下。

  经过监狱领导的批准,陈熹微作为孩子的临时监护人,带孩子去见妈妈。陈熹微抱起孩子的一瞬间,柔软的小手一下搂住了她的脖子。陈熹微说:“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托起的,不仅是孩子见妈妈的希望,更是李某认真改造,争取早日一家团聚的希望。”

  怕警服上的肩章划到孩子,陈熹微细心地用手护着孩子的脸。看见陈熹微这样抱着孩子走进会见室,李某当即愣住了。得知事情经过后,李某低着头一边哭一边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警官。”孩子则一边拍打着玻璃,一直喊着: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

  第二天,李某主动交上了一份长长的认罪悔罪书,上面写道:“我总把生活的不如意归罪于社会,归罪于别人。看到陈警官抱着孩子的那一刻,我看到了一名母亲应该有的样子。”她诚恳地对陈熹微说:“陈警官,您放心,以后我一定踏踏实实改造,我要为了孩子,做一个好人。”

  陈熹微说:“以前单身没孩子时,我总觉得说话缺点什么,少了份自己的人生经历。我跟她们说,我能理解你对孩子的感情,其实是很苍白的,现在我也是个母亲,说话更自信了,也更能找到打动她们的点。”

  为服刑人员解开心里的结

  九监区的另一项重要职能是对狱内违规服刑人员进行严管教育。陈熹微说,有些服刑人员屡教不改是因为心里有个结,只有解开了这个结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  在这次汇报活动上,服刑人员张某让大家刮目相看。以前,她跟谁都不多说话,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。可如今,她却大大方方走到台前来,和她认为对不起的人当面道歉。

  张某刚从九监区完成入监教育下队没多久,就因为殴打他犯被送了回来。关15天的禁闭不说,还要面对6个月的严管。监区里有熟悉的民警,还有熟悉的服刑人员,以处罚犯的身份“回炉”,张某觉得很丢人,生怕被人看不起,跟谁都没话。没想到陈熹微上来却对张某说:“我有责任,你犯错误是我没教育好你。”

  张某哭了,她告诉陈熹微,涉毒犯罪的她已经和毒品彻底断了,可同监舍的人却在她面前说起毒品,肯定是针对她,她这才动手打了人。

  陈熹微不急不躁,给张某举了个例子。有个服刑人员曾经也吸毒,有次会见时,她告诉母亲,自己做了个梦,梦见那帮毒友又带她去迪厅,劝她吸毒,但她特别决绝。她妈妈听了,悬了多年的心终于放下了。因为女儿在梦中的潜意识下都能拒绝毒品,是真的断了。

  “如果你真的和毒品断了,别说人家谈论了,就是拿到你面前你都能抵挡得住,你怕人家说这个,其实还是你自己没放下。”陈熹微一针见血地指出张某的问题,然后告诉她:“如果你真不愿听别人提起毒品,那就说出来,听听别人怎么反馈,也许她们真的是无心的。人与人之间沟通,语言是最重要的。” 36岁的陈熹微别看年纪轻,但对人对事有着自己的判断和思考。她讲的道理,服刑人员听得进去。

  在陈熹微的带领下,九监区保持着新入监罪犯认罪悔罪率96%以上、惩教类罪犯教育改造合格率100%、监管安全零事故的优异成绩。

  “回到家,也要扮演好家庭角色”

  陈熹微能说,说的还都到位,幽默风趣;教育改造不靠施压,重在解压,方式灵活,是记者采访中的最大感受。再一细聊,陈熹微自幼学习快板儿书,7岁就上过报纸。从小打下的童子功锻炼了她见人敢说、上场不怵的外向性格,也让她思维敏捷,自带气场。

  生活中,陈熹微最希望有假期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  谈起生活,这个80后的北京丫头和同龄人一样,也聊星座血型、喜欢看电影、听相声,还是网购达人。“买买买,我什么都网购,快递员都问我是不是做代购的。”

  对于工作和家庭的关系,陈熹微也自有主见:“我是A型血,还是处女座,比较理性。我能把工作和生活区分开,有点排斥那种说为了工作牺牲了多少时间、多么对不起家人的话。本职工作一定要干好,回到家,也要扮演好家庭里的角色。”

  陈熹微说:“我有同事一回家就收拾两天屋子,我说你们真浪费大好时间,也不出去玩玩。还有的说一回家就累得只想睡觉,我说你困也得忍着,没时间就挤时间,一定得陪陪孩子。”

  作为5岁孩子的妈妈,陈熹微一到休息就买各种儿童剧的票,带着孩子满北京城泡剧院,让孩子接受各种文化形式。“要不是他还小,我就让他跟我听相声去了。”跟陈熹微聊天,本来就像听相声似的,都是“包袱”。

  “每天给你投票,真的会爱上你。”同事们跟“微姐”开着玩笑。这个80后警花爽朗率真、快人快语,对工作有想法,对生活有态度,把一份压力大得有些压抑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,把自己的生活经营得多姿多彩,谁又能不喜欢呢?

  本报记者 孙莹

  通讯员 贾永立 摄

分享到: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头条
头条
娱乐
社会
体育
财经
军事
时尚